栏目导航

本港台现场报码今晚

偶忆来时路【诗歌日记几则】

更新时间:2019-08-13

  说白了,诗歌是一个人最内在的隐秘骄傲。你要那样腔调说话,我觉得奶油小生,偏要这么说话!众人都那么求爱,我偏不!你那么玩弹弓,真矬,我偏要独出心裁这么玩!

  这是儿时被窝里,世界舍我其谁的伟大梦想,隐秘骄傲,被朦胧诗搞得象神圣恐龙,被后朦胧诗屁们搞得高深莫测,不伦不类。

  当你读初一的时候,考试遇到最后一道物理题。确实有难度,你灵机一动,发现这道题有个脑筋急转弯,需要一个不被猪们注意的知识点,你脑海滋的一下,脑洞大开,顺利完成,踌躇满志。这就是诗歌!

  世界三大妙事,禅师妙语、兵家奇计、诗人灵感。三者皆是悬一发丝的未来道路,一条解题的正确迂回选择。

  当众人都在想某件事的时候,你发现那件事就是错误的。当众人皆以某某为好的时候,你就要小心,那肯定是二流,必须回避。

  大陆诗歌,有股天生土腥气,从八十年代至今,一直是那个道路。那么,有意避开,持之以恒地避开,便是诗歌。

  网络诗歌十年,我关注异类诗人,也就是语言风格特异的人。但是,大陆诗人再特异,也有难以根除的土腥气,这是翻译诗歌和社会语言环境的产物。所以,只能回避不理睬,偶然关注台湾诗人,他们身上存在新鲜的风格特点。

  诗歌需要陌生化,分两个层次。一是对世俗世界陌生化。二是对同一社会诗人的陌生化,这是文化语言的陌生化,难度极高。

  当人人某某名家的时候,你就要陌生化他们,因为,那肯定是二流。一流的东西,绝对不存在大众化关注,如望月新一的宇宙代数学,著名数学家仅仅几个人能读懂。

  每天改稿混饭资,阅读和写作热情,也同时高涨,这真是冤家路窄,稻谷和精神一向是成双成对的冤偶。

  小青柑今天到了,普洱比较次,不过,炭火炖着,一天热乎乎,温饱的感觉也美妙。作为道长,待遇太低。作为诗人,勉强凑合。

  总之,就那样了,过冬,象松鼠一样自言自语,储备松子,为明春赏花做些基础工作。

  诗歌边城的构思,原来一点不奇特,而是古今中外诗人们的纠结。乌托邦和桃花源,集体主义和自由精神,男权社会和女权解放等等,都是人类的病。

  问题是,我的诗歌边城是不一样的,有着个性化的理性和审美,渐渐地在酿酒,我想这是一种伪青稞酒,伪绍兴酒,伪。。。酒。如同人们骂我,伪道士。

  这之前,在小镇有过一段时间暂居,练习了一段时间诗歌。东林寺里半年,留下一组诗歌。当时,认识一个诗人沉木,介绍我到今天论坛和诗江湖。

  我发在今天论坛那组东林寺写的诗歌,李大兴说他个人喜欢花下的趣味。我很喜欢花下这个昵称,直到后来遇到梦里女神台湾冰夕叫我蓉花。

  冰夕,也是疯子,我们曾经连续24小时斗了13首诗歌,后来,她继续跟温经天斗两天,我感觉不太对劲。果然,她斗成大病住院开刀,告别诗歌几年。

  那种东西到底是什么?很神秘,似有似无。可是,诗歌如果没有这种情况,就缺乏动力,所以,这种东西属于诗性浪漫的云彩。

  当有人说,温某某的诗歌质量似乎比我强,冰夕说,我的诗歌句子跨度很大,温的细腻。句子跨度大,不错,那正是我避免大陆诗歌土腥气的一点愿望。

  我后来读过雪砚不少诗歌,一是雪砚造诣确实深厚,堪称师友。另一方面,也是由于冰夕,爱屋及乌。这是潜意识的喜欢。

  那种高超的语言推手,精神互动,已经成为往事。那是天堂的微笑,必然结下天堂之缘。

  冰夕之美,绝非大陆女人之美,她有台湾蒂金森雅称,现在看来,武功颜值应在三甲之上。她是可触摸的天使。

  大陆诗歌土腥气,乃是共同文化社会背景诗人们的感染,无一例外,这正是应该极力避免的首要东西。

  这叫文化超越,好比自己提着自己头发离开地面。这不是学西式语言的问题,西化语言恰恰就是这种土腥气的一个来源。也不是传统意境的问题,你临摹传统需要时代精神和人类视野的在场运作。

  一边写诗歌,一边自言自语,每天有许多想法,记录写下来。这是一种绝对孤独,自我心声才那么清晰,跳跃着无数银鱼。

  几年之后,我会练成一手绝活,也就是写短小杂文,这比诗歌创作简单轻松多了。

  李贺日日骑个毛驴,背个布口袋,脑子灵光一闪,觅得佳句,便记录下来,随手丢袋子里。【李贺白日骑驴觅句,暮则探囊整理,焚膏继晷,十分刻苦。李商隐作《小传》云:“恒从小奚奴,骑巨驴,背一古锦囊,遇有所得,即书投囊中,及暮归,太夫人使婢受囊出之,所见书多,辄曰:‘是儿要当呕出心乃已耳!’”。】还有一个老兄,就是梅妻鹤子杭州孤山的林逋,不珍惜自个文字,写了无数诗歌,随手随丢,流传下来的很少。【宋·沈括《梦溪笔谈卷十·人事二》:“林逋隐居杭州孤山,常畜两鹤,纵之则飞入云霄,盘旋久之,复入笼中。逋常泛小艇,游西湖诸寺。有客至逋所居,则一童子出应门,延客坐,为开笼纵鹤。良久,逋必棹小船而归。盖尝以鹤飞为验也。”】

  那一年,刚玩搜狐不久,也恢复写诗歌不久。搜狐上认识一帮朋友,都是弟弟妹妹,很奇怪大多是海外移民,少数国内的后来也留学了。有个兄弟叫零,有个妹妹叫爱花女孩,竟然都在加拿大多伦多,网络认识后成为现实中的恋人。

  我有次写了一首诗歌,蓝翼蜻蜓。那是庐山溪涧特有的蜻蜓,纤细的无影脚叮在石头上,象地狱使者,黛玉站立上风口的情殇,真是写得呕血,脚都肿了。爱花妹妹看到,说哥哥难道要做呕心沥血的李贺?其实,前不久我才知道,那其实不是蜻蜓,文史豆娘。爱花妹妹美若天仙,二代移民,少了大陆俗气,传统教养更好。她也是中国人,不过,跟我们的种不一样。

  后来,我开个诗歌论坛,她还来注册玩了会。热烈欢迎零集团军政委!因为,她辛苦搞了个搜狐圈子,名字叫零集团军,她是专门管军长的政委,我是参谋长。

  别笑!铁算盘必中特段,我是研究孙子兵法,看山川地理书的人,无论队伍多大,不做军长不做政委,只做参谋长。

  军师呕血,带病出征。《琅琊榜》为什么风靡一时?就是美女作者的意淫,这个也是比较高级的红酒,深入骨髓的中国美学。

  那个零也很好玩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。时不时弄个,标出进攻日本箭头路线,煞有介事。

  后来,我离开搜狐去新浪开博,写正经诗歌。爱花妹妹告诉我,自从参谋长离开做诗,零缺乏凝聚力,部队慢慢散了。

  爱花妹妹与我很是投缘,有时嗔我矜持,不像零一见她就乖巧讨她欢心。她说,第一次见零,别看他在网上油嘴滑舌,两人见面,一米八几的大块头帅哥,脸竟然红了。

  中国大陆这块地方,在西方人眼里是个充满神秘魅影的地方,博尔赫斯、里尔克、斯蒂文斯等许多西方诗人都有中国情结。

  这是因为浪漫汉学在19世纪就风靡西方,老子庄子禅宗李白,文学宗教的东方神韵,深深吸引西方人。另外,西方大诗人都好孤独玄思,与东方隐逸山林传统很接近。

  《瓦尔登湖》风靡中国,真是有点无稽之谈。比起中国传统隐逸文化,《瓦尔登湖》连幼儿班都不是。

  倒是《鲁宾孙漂流》记有点意思,这是一本具有特定西方风情的书,与尤里西斯一样,入的法眼。

  顾城在新西兰,无所事事,学西西弗,每天推石头山上,滚落,推石头上山,滚落。

  诗人是有文化背景的人,乃文化文明之花。西西弗充其量是神话里一个脚色,如何能成为支撑诗歌王国的行动?

  读《随身卷子》卷一,爪蹄皮毛鳞羽须:路边的狗打了个哈欠,我也学着打了一个,因为羡慕。

  读到这里,我想起一件事情。那年,林东林来成都,《身体的乡愁》这本书收尾,一个多月,吵吵闹闹的,很烦。

  有天傍晚,我们回到小区,看见一只猫在路边,当我们经过时,它忽然大大地伸一个懒腰。这个懒腰可谓伸得自在潇洒,深深吸引了我们。于是,两人照葫芦画瓢,各自伸一个懒腰。因为,羡慕。

  林东林去年写《跟着诗人回家》,去下江采访余怒陈先发,曾经来我的小镇呆过两天。估计此人已经不记得猫伸懒腰的事了。

  被窝里读杨典的《随身卷子》,好比跟高明友人谈心,勾起许多隐藏的记忆。象拨开夏日树荫,邂逅性感美女。惬意。

  夜深了,快深夜一点。刚刚一群大雁,子夜飞过头顶,哎呀哎呀叫唤。这些人儿,这么晚,不知道是出发北上?还是南归?难道它们那么忙,竟然非要深夜摸黑活动?

  新买的小青柑比较次,不过,碳炉热乎着,颜色挺浓,一股橘子香,还是蛮好的。

  《日瓦戈医生》这本书,可以说是影响中国读书人最深远的一本书。想起来,这本书能出中文版,也说明改革开放文化思想领域确实起得过进步。

  今天,念起伤痕文学。那年,一个朋友神秘兮兮地告诉我,说《收获》登了一篇小说,张贤亮的《男人一般是女人》,我找来这部小说读,基本上眼睛搜索的都是性爱色情描写,如同《金瓶梅》一样,所以,读得相当不深刻,不完整。

  李明月也说过,她由于小时候家庭原因,与世界有道高墙。直到开始画漫画,打坐修行。忽然有一天,她在打坐的时候,感觉那堵墙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其实,心墙是心堵,经脉堵塞,一旦软化打通,墙便消失。心理一定会有生理基础在,这是我的经验。

  过去,很长时间我都有一种漂泊感,心里无依,没有着落。直到开始双盘,慢慢便消失了,这几年来,无论穷通,心理都蛮踏实,据说,这是海底轮真气充足的原因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本港台现场报码今晚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今天开码结果|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| 图库118| 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一句真言| 管家婆彩图| 35351.com| 白姐三码中特|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| 香港六记录合彩开奖| 高手网| www.771000.com| 香港平特一肖王|